• <xmp id="8u0ey">
    <menu id="8u0ey"></menu>
  • <table id="8u0ey"></table><li id="8u0ey"><li id="8u0ey"></li></li>
  • <td id="8u0ey"></td>
  • <xmp id="8u0ey">
  • <xmp id="8u0ey"><xmp id="8u0ey"><menu id="8u0ey"></menu>
  • <menu id="8u0ey"><table id="8u0ey"></table></menu>
  • <td id="8u0ey"></td>
  • <xmp id="8u0ey">
  • <table id="8u0ey"></table>
    <td id="8u0ey"></td>
  • 懲治網暴不容“法不責眾”

    新法治報邀法律專家解讀“兩高一部”懲治網暴違法犯罪新規

    2023年10月18日 15:45編輯:熊瑋 新聞熱線:0791-86847179

    9月25日,“劉學州被網暴案”在北京互聯網法院開庭。2022年1月,尋親少年劉學州因網絡暴力自殺身亡。劉學州養家親屬委托律師對參與網暴的行為人提起訴訟,律師在網上提取了2000余條針對劉學州的侮辱、誹謗言論。

    網絡暴力造成的個體悲劇,讓“嚴懲網暴者”呼聲持續走高。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出臺《關于依法懲治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對網絡暴力違法犯罪案件的法律適用和政策把握問題作了全面、系統的規定。

    《指導意見》如何對網暴行為“對癥下藥”?三部門將怎樣從嚴懲治網暴違法犯罪?本報特邀請相關法律專家予以解讀。

    漫畫/劉晨陽

    矯正“法不責眾”錯誤傾向

    2021年12月,劉學州通過網絡尋親輾轉找到親生父母,他這段離奇的尋親經歷備受網友關注。隨后,劉學州在網上自稱因住房問題被生母“拉黑”,網絡上各種言論瞬間涌來,其中不乏質疑、侮辱的言論。2022年1月24日,劉學州發布一封遺書后自盡身亡。由此,劉學州養家親屬踏上了針對網暴的維權之路。

    9月25日,劉學州養家親屬起訴兩名博主網絡侵權案再次開庭審理。同一天,“兩高一部”發布《指導意見》,對網絡暴力的適用法律和訴訟程序等作出更加明確具體的規定。

    “在劉學州事件中,很難論證他自殺是網民某一句話導致的。”中國政法大學網絡法學研究所所長李懷勝認為,在一起具體的網絡暴力事件中,行為和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很難確定,網暴受害人往往遭遇維權難。

    “網民在討論時,有的比較溫和、有的語言相對刺耳、有的偏向批評、有的直接辱罵。”李懷勝表示,對網絡暴力事件參與者的責任認定和區分較為困難,司法力量難以有效介入,“法不責眾”的現象客觀存在。

    此次《指導意見》明確了網絡暴力的罪名適用規則,具體來說,在網上散布謠言、惡意詆毀等行為,情節嚴重的,按誹謗罪、侮辱罪定罪處罰;組織“人肉搜索”,違法收集并向不特定人群發布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處罰;借網絡暴力事件惡意營銷炒作的,可以適用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此外,針對網絡暴力違法犯罪中的惡意發起者、組織者、惡意推波助瀾者以及屢教不改者,《指導意見》還羅列了依法從重處罰的5種情形。

    李懷勝認為,《指導意見》出臺后,司法部門可充分發揮有效治理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作用,“不必再回答什么是網暴,而是要思考網暴行為是否觸犯了法律、觸犯了哪些法律條文。它為司法介入網暴治理提供了更明確的執法依據,可矯正‘法不責眾’的錯誤傾向”。

    剎住讓人“社死”的歪風

    本是女博主記錄的與外公在一起的溫暖時光,卻被換了一個吸引眼球的標題,造謠成“老年企業家豪娶大美女”,閱讀量逾4.7億人次。近期,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一批依法懲治網絡暴力違法犯罪典型案例,相關信息披露了“造謠祖孫合照為老夫少妻案”的后續處理結果,造謠人吳某某犯誹謗罪獲刑一年。

    只言片語的不實“爆料”經過擴散,就可能在網絡上掀起“大浪”,動輒讓人“社死”。暢通訴訟程序、及時提供有效法律救濟是《指導意見》的重點內容之一。“一般的侮辱罪、誹謗罪只有在被害人告訴時才處理,而網絡環境中實施的侮辱、誹謗在取證上存在很大的困難。”中國海洋大學法學院碩士生導師、法學博士胡宗金表示,為了解決該問題,《刑法修正案(九)》第16條完善了《刑法》第246條侮辱罪、誹謗罪的規定,增加了第3款,在自訴人提供證據確有困難時,由公安機關協助取證?!吨笇б庖姟分厣炅舜艘幎?。

    《指導意見》還明確了“自訴轉公訴”的程序銜接問題和公訴標準問題,上級公安機關應加強對下級公安機關網絡暴力案件立案工作的指導和監督,人民檢察院應對網絡暴力犯罪案件立案加強監督。“在‘造謠祖孫合照為老夫少妻案’中,公安機關以公訴案件立案,檢察機關批準逮捕,正是司法機關主動介入網暴案件的一次有效探索。”胡宗金表示。

    2020年7月,杭州的吳女士取快遞時被朗某偷拍,隨后朗某與朋友何某編造吳女士和快遞員出軌的對話,聊天記錄與視頻被打包后廣泛流傳。該事件傳播廣泛,瀏覽量超過4億次,最終因“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由刑事自訴案件改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這一案例被視為國家打擊網絡暴力、凈化網絡空間的標志性案例。

    江西農業大學副教授高鵬認為,《指導意見》出臺后,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在處理案件時有更明確的指引,從而更有可能將案件移送到法院公開審判,使執法機關在網絡暴力案件中的公訴率提高。

    破解網暴治理難題

    近年來,“粉發女孩事件”“網紅管管事件”“女子取快遞遭誹謗案”……因不堪網絡暴力直接或間接死亡引發的爭議性事件時有發生,刺痛著公眾神經。

    “《指導意見》提高了網暴行為的代價,網絡上惡意評論、炒作的‘鍵盤俠’,要承擔相應的后果。”高鵬認為,對網絡暴力的罪名適用規則予以明確,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網暴行為定性難度。

    “網絡暴力行為可能既構成侮辱罪、誹謗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等,也可能同時符合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等犯罪構成要件。需要不斷總結經驗,形成共識,以便更好地指導司法實務。”高鵬表示,在保障法律準確統一適用方面,《指導意見》明確:依照刑法和司法解釋規定,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李懷勝指出,《指導意見》側重針對刑法若干罪名,對治理網暴中存在的定性尺度、程序機制、證據標準、司法協助、一體化治理等作出了專門規定,意圖破解網暴治理難題?!吨笇б庖姟访鞔_,在依法辦理涉網絡暴力相關案件的基礎上,做實訴源治理,深入分析滋生助推網絡暴力發生的根源,通過提出司法建議、檢察建議、公安提示函等方式,促進對網絡暴力的多元共治。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高鵬認為,《指導意見》發布后,還需在司法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在此基礎上,未來可出臺更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解釋,乃至制定專門的反網絡暴力法,“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需要社會各方共同努力”。 (文/全媒體首席記者吳強

      來源:新法治報?
    一个人的免费完整版中文字幕|国产精品国色综合久久|伊人久久大香线蕉在观看|图片区 小说区 自拍 亚洲
  • <xmp id="8u0ey">
    <menu id="8u0ey"></menu>
  • <table id="8u0ey"></table><li id="8u0ey"><li id="8u0ey"></li></li>
  • <td id="8u0ey"></td>
  • <xmp id="8u0ey">
  • <xmp id="8u0ey"><xmp id="8u0ey"><menu id="8u0ey"></menu>
  • <menu id="8u0ey"><table id="8u0ey"></table></menu>
  • <td id="8u0ey"></td>
  • <xmp id="8u0ey">
  • <table id="8u0ey"></table>
    <td id="8u0ey"></td>